两会建言 ▏北汽徐和谊:以产融结合新模式 推进新能源汽车产业行稳致远

2019年以来,受多重因素影响,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压力:2019年全年产销量同比分别下降2.3%和4.0%,出现了近十年来的首次同比下降。今年一季度,在疫情冲击的叠加影响下,更出现了产销分别下降60.2%和56.4%的严峻态势,包括动力电池、零部件、整车企业在内的整个产业链持续承压。应该说,面临技术成本拐点尚未到来、市场驱动暂且乏力、产业链风险持续攀升的客观形势,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已进入攻坚克难的关键阶段,亟待以创新模式解决以下突出问题。

当前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突出问题:

传统补贴模式退坡造成产业驱动断档,亟待创新引导方式。传统财政补贴模式因无法自造血和不可持续等限制,已经处于退坡阶段,但近一年来的行业滞涨,反映出产业的驱动力严重不足,亟需以创新的引导方式实现与传统补贴退坡的平稳接续。

购置成本高、使用不便仍制约市场成熟,亟待创新培育方式。当前新能源汽车较传统燃油车仍不具备成本可比性:动力电池造成的整车购置成本过高、使用充电不便利等掣肘,是新能源汽车需求不足、市场下行的核心原因,加之购买、使用、服务等全价值链环节也缺乏创新支持方式,都制约着消费潜力的全面释放。

动力电池与整车全生命周期成本和价值不同步,亟待创新产业模式。动力电池与整车全生命周期相比,还有梯次利用、回收再循环等使用价值,当前模式下两者的成本摊销相较价值增值并不同步、存在错配,消费者承担过重购置成本、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权责利不统一等问题,成为制约产业规模进一步增长的突出问题。

结合上述问题,亟需通过产融结合新模式,对动力电池的全生命周期成本和价值进行重构优化,从而真正激活电池产业链,在解决当前电池成本过高、消费市场疲软等关键难点的同时,也为加速动力电池产业闭环发展、迎接能源革命打下坚实基础。

以产融结合新模式推进产业行稳致远的建议:

建议政府主导创建动力电池产业引导基金,对全产业链进行创新金融支持,统筹和放大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

一是建议成立由政府引导资金为主、新能源汽车产业链资本为辅的专项电池产业引导基金,探索构建“电池与整车资产分离模式”下的产业运营模式,即电池与整车并未物理分离,可面向传统充电模式和换电模式;

二是建议引导基金采取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等创新模式持有管理电池资产,并将中央和地方政府现有补贴资金共同纳入引导基金;

三是建议由引导基金为主,创建动力电池资产管理运营平台(围绕网约车等特定场景业务进行率先试点),负责全生命周期电池资产产权管理和价值运营业务,包括车端使用、梯次利用和回收再循环;

四是建议引导基金与电网、化工等领域国有资本共同创建平台公司,布局梯次利用、回收再循环产业。

建议加快绿色金融一揽子工具在动力电池产业链的创新应用,以产融创新结合为产业链赋能。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中的多元增值场景,为绿色金融应用提供了载体,且绿色金融的渗透推广能够缓解现阶段产业链的资金压力和经营风险,推动产业可持续发展。因此,建议探索绿色债券、租赁、信贷等金融工具在动力产业链的创新应用,包括以充电费、储能收益及租赁费等稳定现金流实施资产证券化,在动力电池不同应用场景试行融资租赁模式,加大绿色信贷在充电设施新基建中的推广力度等。

建议加大汽车金融在消费、使用、服务等环节的推广力度,进一步释放消费需求。包括为消费者提供长周期、低利率贷款服务,通过建立产品全生命周期追踪和评估体系促进新能源汽车融资租赁、二手车交易市场发展等。

总之,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已进入关键发展阶段,产融结合新模式将为新能源汽车产业找到新的可持续发展路径,确保产业能够行稳致远。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