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国际能源交易中心落地 中国探索新的能源竞争之路

“我们国家的原油产能截至目前约1亿500吨,天然气总产量约920亿方,但用量方面,成品油已经用到了4.3亿吨,原油需要6.5亿吨以上,天然气到2018年底用到3300亿方,80%以上靠进口。”11月11日,2019中国国际能源大会上,绿发会副理事长、国家节能减排办公室原主任金亦石表示。

据了解,近年来,随着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快速发展,美国能源独立的发展,以及能源贸易重心从大西洋盆地逐步向亚太地区转移,世界能源格局发生了显著的变化。与此同时,我国的能源产业也实现了从相对封闭到全方位开放,中国同世界各国的能源交往日益加深,一大批先进能源技术装备走出国门、走向世界,中国能源产业对外开放的格局全面形成,在世界能源舞台上的影响力不断提升。

然而,中国至今尚未形成有影响力的国际能源交易和定价的中心,这成为中国在国际能源竞争中的短板。

11月11日,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指导,中国石油流通协会、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协会、欧美同学会企业家联谊会的支持下,粤港澳大湾区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在京成立。“这可以健全能源气候交易的品种,其优势是区位优势价格市场化,更重要的是可以借鉴国外期货交易的经验,也包括上海石油天然气中心运行这段时间天然气交易的经验,为我们未来粤港澳大湾区开展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提供的一个非常好的借鉴。”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张玉清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在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协会的会长胡卫平看来,粤港澳大湾区国际能源交易中心的设立,不仅能保障大湾区及整个国家能源供应,服务于“一带一路”能源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更重要的是,为推进中国参与全球能源定价系统做出贡献。

接轨国际

近年来,国际能源需求变化明显。

张玉清注意到,按照中长期发展规划一级能源生产、消费革命等规划,2015年中国的能源消费总量为43亿吨标煤,2018年消费总量约为是46.4亿吨标煤,几年时间中,非化石能源和天然气的比重逐渐上升。到2030年,预计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60亿吨标煤,非化石能源达到20%左右,天然气能源15%左右,也就是说未来的十几年,天然气仍将处于快速发展阶段。

与此同时,亚洲新兴国家发展势头强劲,据APEC预测,到2035年全球将有超过90%的能源需求的增长来自于亚洲地区。亚太地区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重要的油气消费的地区,使国际能源的消费中心向东半球在逐渐的偏移。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将成为世界最大的能源生产和消费市场,中国企业参与了游戏产业链各领域的合作,从供给方面为全球油气市场作出了重要的贡献。”胡卫平说。

在他看来,全球不断增长的化石能源的需求,石油供需格局的变化,以及严峻的环境等问题,是各国共同面临的挑战,加强国际能源合作,已经实现共同发展、互利共赢的必然选择。

事实上,多年来中国能源行业努力地践行“一带一路”倡议,在世界范围内开展了国际能源合作,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同时,通过加强与这些国家的广泛合作,进一步提升了中国的能源安全。

而此次在香港设立粤港澳大湾区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是继伦敦和纽约交易中心之后又一个重要的国际能源交易平台。

“交易中心可以健全能源气候交易的品种,其优势是区位优势价格市场化,更重要的是可以借鉴国外期货交易的经验,也包括上海石油天然气中心运行这段时间天然气交易的经验,为我们未来粤港澳大湾区开展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提供的一个非常好的借鉴。”张玉清说。

比如,促进能源行业资源的整合,优化产业链,构建一个多层次以及以市场为导向的现代化交易平台体系,为全球大型能源企业及中小型能源企业搭建一个开放、多元、互动、公平和高效的国际能源交易平台,向世界油气市场传递出公允的价格和指数。

“同时,通过国际能源合作,进一步提升了中国的能源安全。”胡卫平说。

据了解,设立粤港澳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将是继伦敦和美国纽约交易所之后又一重要的国际交易平台,粤港澳国际能源交易中心背靠中国及“一路一带”国家的巨大市场,将直接吸引世界能源领域的客户参与其业务,在世界能源领域里的竞争中占得先机,粤港澳湾区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未来将逐步发展成为全球具有影响力的国际综合型交易所。

同时,通过促进能源行业整合,优化产业链,构建一个多层次及以市场为导向的现代化交易平台体系,为全球大型能源企业及其余70%左右的中小型能源企业搭建一个开放、多元、互动、公平和高效的国际能源交易平台,向世界油气市场传递出公允的“价格”和“指数”,服务于世界油气领域里的大中小型企业。

据张玉清介绍,目前各个省市均将能源的交易中心作为未来重点之一,部分省市已经在酝酿、在筹建能源的交易中心,或者是说油气的交易中心,比如,上海天然气、重庆天然气交易中心已经在实际运作了,而且各自还有一些优势。

“要更加国际化,要吸引更多的海外的投资机构或者是投资者来参与我们的交易。”张玉清说。

重塑能源竞争新格局

近年来,我国能源产业的改革开放持续得到了推进,一系列的政策陆续出台,比如非国营贸易、原有进口配额不断地得到扩大,放开外资连锁加油站中方控股的限制要求。现在又取消了石油成品油批发仓储经营资质的审批,为我国石油领域的市场化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2014年6月提出“四个革命、一个合作”的重大能源战略思想。其中提出“推动能源供给革命,建立多元供应体系”,需要不断扩大各种能源形态的供给渠道和总量;战略思想还提出“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实现开放条件下能源安全”,深化“一带一路”能源合作伙伴关系,加快构建多元能源供应体系,实现开放条件下的能源安全,增强我国在国际能源舞台的影响力、塑造力,更好推动引领国际能源治理变革和秩序重建,建立开放共赢的国际合作体系。

“目前,碳含量在逐渐降低,效率在逐渐地提高,能源的发展可能从集中式将来强分散式共同来发展,同时,随着技术的进步,包括信息化、数字化也包括互联网深入融入到能源生产和能源消费的各个领域,应该说智能化也是未来能源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方向,也包括我们电气化程度逐渐的提高。能源的转型可能从新能源到煤炭,从煤炭到石油,最后是煤油气非化石四分天下,非化石能源逐渐地提升。”张玉清表示。


在他看来,在推进能源转型变革加快全球能源绿色低碳转型的进程这个方面,需要共同推进传统的化石能源体系,向可再生能源及可持续的新能源体系转变,推动与知识经济、循环经济和低碳经济密切相关的低碳能源的变革,推动全球清洁能源产业的融合,推动共同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影响,推动营造良好的能源变革的国际环境。

在政策标准技术合作等方面,深化合作,需要不断完善产业政策和技术标准,加强关键技术装备的联合公关,需要不断创新商业的模式,推动绿色能源高质量发展。

“现在,油气行业面临着转型升级,面临着转变观念,面临着寻找新的模式、新的理念,新的比较之路,未来又有新能源的介入和冲击,未来如何发展,向什么方向发展,以什么方式发展,这需要走出一条创新之路。”中国石油流通协会秘书长王文澜在会议中表示。 

相关产品

评论